山东工人商场坠亡 10岁儿子维权被喷辣椒水-公益频道

山东工人商场坠亡 10岁儿子维权被喷辣椒水-公益频道   2016年8月13日报道,山东临沂美多商贸城上月30日发生一宗工人堕毙事件,36岁工人高立佃在涉事商场的4楼安装玻璃时,不慎摔下身亡。事发后,有 家属连日到商场外拉横额追究责任,而高立佃的10岁儿子8月7日拿着父亲遗像,坐在商场外的路上哭诉。突然有一群身穿黑色衣服、满身纹身的大汉前来驱赶家 属,并向高立佃10岁的儿子喷疑似防狼喷雾、辣椒水,令男童痛极大哭叫“救命”。   据了解,自高立佃身亡后,家属和商场曾商讨死者的善后及赔偿事宜,家属后来要求15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到商场外拉横额,其后当地公安虽介入事件,但调解 失败,双方曾发生冲突,家属指商场派出黑衣人驱赶他们,又向小孩施袭。商场则指家属已接连哭闹了5天,每天都在商场外堵路,影响商场运作,但否认曾派人向 小孩施袭。

在“硬”与“软”上确保政策实质性落地――宝钢、马钢、武钢去产能调查之三–能源–人民网

在“硬”与“软”上确保政策实质性落地――宝钢、马钢、武钢去产能调查之三–能源–人民网   新华社上海8月4日电 去产能势在必行,然而实际进展却曲折反复。工信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钢铁去产能的量达到1300多万吨,仅占年度目标4500万吨的30%左右。   记者在宝钢、马钢和武钢采访了解到,只有该“硬”的政策硬起来,该“软”的政策沉下去,才能发挥最大效能,才能实质性地推进钢铁去产能工作。   边去产能边创新高,两大执行问题阻碍政策落地   今年6月份,我国粗钢产量达6947万吨,折合日均产量231.5万吨,超过4月份231.4万吨的历史峰值――一边是轰轰烈烈的去产能,一边是钢铁产量创新高,显示执行层面尚有症结待解。   是什么导致钢铁去产能没有达到预期?“今年三四月份钢材价格反弹后,钢铁产量一下子上去了。一些‘死了半截’的钢厂由于外部资金注入又宣告复活。”马钢集团董事长高海建告诉记者。   记者采访时也了解到,今年二季度钢铁行情好转后,华中地区不少小钢铁厂纷纷复产,导致地条钢产品在市面上大量出现。“这些四处打游击的小钢厂,大多根据产量发工资,人工成本低,生产负担小。若不能彻底淘汰,钢铁去产能就很难落实。”一位钢铁业内人士说。   除了价格反弹导致钢厂复产外,各省上报的去产能目标与实际落地情况也可能存在一定偏差。公开数据显示,河北省今年计划压减炼钢产能1422万吨,江苏省今年计划压减粗钢产能390万吨,山东省计划“十三五”压减粗钢产能1500万吨,折合每年300万吨。仅这三个重点省份钢铁去产能的量加起来,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就几乎完成了一半。   不过,实际情况没有这么乐观。“地方上报的目标可能与争取专项支持资金有关,是否具体落实还要看配套措施的出台情况。”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认为。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年中召开的钢煤去产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地方签订的目标责任书就是军令状,年底要盘点交账。没有完成的将被严肃追责。   环保、质量、安全、能源法规,该硬的一定要硬起来   根据部署,今年下半年我国将进一步加大去产能实施力度,从目标任务的分解转到实质性推进钢铁去产能。其中,包括环保法在内的法律法规将成为钢铁产能退出与否的“硬杠杠”。   今年7月下旬,环保部通报开展钢铁业环境保护专项执法检查。话音刚落,江苏等地就有不少中小钢厂陆续宣布停产。“这次环保风暴不是简单吹过,初步估计近期江苏省的建筑钢材日产量将下降15%左右。”上海钢联首席分析师汪建华说。   “钢铁去产能,首先要做到依法依规。我国现在的钢铁产能里还有相当数量是环保不达标的。对照环保法,不达标的企业应该依法坚决退出。”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表示。   统计显示,新环保法实施后,截至2015年底,国内仍有20%左右的钢铁企业环保不达标。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说,环保投入方面,达标企业每吨钢铁的成本比未达标企业高出100元左右。如果补上这块成本,很多钢厂会被市场自动淘汰。   除了环保法,钢铁去产能面临的法律法规还有节约能源法、产品质量法和安全生产法等等。李新创认为,未来应该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围绕环保、质量、安全、能源等,推进联合执法、区域执法、交叉执法等执法机制创新。“涉嫌环境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做好职工安置、剥离办社会职能,该软的托底政策要沉下去   化解过剩产能,离不开政府的积极作为。   职工安置是钢铁去产能摆在第一位的问题。今年年初,人社部提出,将通过“四个一批”解决去产能中的职工安置,包括内部安置、转岗就业和内部退养等。   不过,在具体实施中,由于各家钢厂情况迥异,托底政策还需“一企一策”、“柔性操作”。比如马钢,由于非钢产业体量不大,加上所在的马鞍山市就业容量有限,大量富余人员难以通过转岗方式安置。另外,由于历史原因,马钢还背负着沉重的企业办社会职能,仅幼儿园就有13个,离退休职工四五万人。   在采访中,一家钢铁企业人力资源部门的管理人员给记者算了笔账,保障内退职工基本生活和社保,一年成本需要6万元,其中五险一金支出近一半,职工到手约3万元。对于去产能企业,建议政府出台五险一金降低缴费比例或缓缴等扶持政策。   马钢方面认为,除国家规定的内部退养和解除劳动关系外,对企业采取居家休养、编外管理等政策安置的富余人员,也应纳入政府的奖补范围。同时,地方政府可以拿出一定数量的公益性岗位,对难以分流的职工进行托底安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地方政府已经积极行动起来。马鞍山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市与马钢多次对接,研究推进马钢幼教中心、离退休中心等剥离移交工作,其中幼教中心涉及职工200多人,离退休职工约4.1万人,拟移交给属地社区进行社会化管理。   “我们会强力推进‘钢城一体、融合发展’,把马钢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去办,把马钢的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来解决。”这位负责人强调。(执笔记者:何欣荣、储兴华;参与记者:李荣、张紫?、李劲峰、杨玉华) (责编:杜燕飞、王静)

男子疑妻被拐砍伤邻居老王 没了媳妇还进监狱-中新网

男子疑妻被拐砍伤邻居老王 没了媳妇还进监狱-中新网 庭审称妻子与老王儿子有染 得知被通缉后主动投案   小自己16岁的老婆被邻居老王的儿子拐走了,52岁的残疾男子常某上门去找老王理论,争执中持菜刀砍伤对方的手指。昨天下午,被控故意伤害罪的常某在通州法院受审时一直呜呜痛哭(如图)。“你说我冤不冤,媳妇没了,我还进监狱了。”常某说,因老王先骂他,又拿小板凳砸他后背,他才顺手抄起一把菜刀砍过去。   砍人后逃脱两年多   常某因小儿麻痹导致腿部残疾,走路不太平稳,案发前在通州一家煤场务工。64岁的老王是常某河北老家的邻居,事发时也在北京。   据指控,2013年8月10日晚6点,常某在通州区张家湾镇某村老王的家中,因家庭纠纷与老王发生口角,后持菜刀砍伤对方手指,致其手指功能受限。经鉴定,老王所受损伤属轻伤一级。   2014年1月14日,常某经民警电话通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后逃脱。今年5月27日,得知自己被网上通缉的常某主动投案。   庭审中一直痛哭喊冤   被带上法庭的常某刚张嘴就开始呜呜痛哭,法官几次提醒他控制情绪。按照常某的说法,他十多年前在贵州打工时认识了小他16岁的妻子,后回到河北老家结婚,婚后两人感情挺好。   2007年,常某来京打工,妻子则留在家里务农。2010年,常某的妻子生下女儿五个月后,借口探望生病的母亲,便一去不复返。 “孩子想妈妈,我也给她打过电话,催她回来,她说家里父亲又生病了,让我再等等。”   常某称,2013年8月,他从老家人嘴里得知,妻子和邻居老王的二儿子好了,而且还生下了儿子,比自己的女儿小一岁。原来,老王的二儿子会修电器,常某妻子去找他帮忙,一来二去就有了暧昧关系。   常某说,事发前几天,他到老王在北京的租住地,想问对方是否知道他妻子的下落,顺便让对方好好教育儿子。老王听后很生气,威胁说再来找就把他腿打断。   事发当天,常某害怕挨打,就找老王的大儿子一起去找老王商量,想让他传话给妻子,要么回家要么离婚,还想问老王要孩子的抚养费。“老王上来就用脏字骂我,说管不住自己的媳妇,还拿椅子砸我后背。”常某说,他一看不妙想跑,被老王的大儿子拉住。看到桌上有菜刀,他顺手砍了老王的手。   公诉人建议判半年至一年   常某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莫及,称其是法盲,什么都不懂。提到6岁的女儿现由姐姐和侄女抚养,更是哭得眼泪鼻涕一把。他愿意赔偿,但称没钱,又记不住家里人的电话。   鉴于常某自首,公诉人当庭建议判处常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到一年。该案将择日宣判。庭审后记者了解到,现常某的妻子和老王二儿子的妻子都不知去向,一场婚外情使得两家人妻离子散。   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文并摄

梅贻琦听的四段昆曲

梅贻琦听的四段昆曲 [摘要]梅先生日记里这几位抗战时期大后方的拍曲人,也都是知识分子。或声名不著、身后寂寞,或后来成为著名社会人士,但当年他们安贫乐道、自得其乐的文化生活,勾勒出的却是知识分子的精神画卷。张中和还是张宗和?去年11月12日,《北京晚报》“人文”副刊登载了拙作《忽惊此日仍为客——梅贻琦日记中大后方的文人雅集》,其中“拍戏听曲,苦中作乐”一节,有这样一段话:“1942年10月10日是国庆纪念日,身在昆明的梅贻琦稍得喘息之机,‘晚于广播中听昆曲数段,为云飞君之《刺虎》,罗莘田之《弹词》,崔之兰之《游园》,张中和之《扫花》。’”这里接连出现了四位拍曲人。云飞君不知何许人也,但可想见为一有才识之名票;崔之兰则为老清华为数不多的女教授之一。张中和,我原以为是“张充和”之误。因著名教育家张吉友的十个孩子里,所有男孩子的名字都有宝盖头,要支撑家业;女孩子都有两条腿,意思是要走出去嫁人。所以“张中和”也不可能是昆曲名票、著名的合肥四姐妹之张充和的兄弟。后偶见报上回忆张充和的文章有“沈从文之子沈龙朱(张充和的外甥——笔者按)接到90多岁舅舅张中和的电话:四姨走了。张中和不是亲舅舅,但是两家关系很好。”字样,才恍然大悟。崔之兰与丈夫张景钺不意数日后,忽接到报社编辑转来住在西城区白纸坊的九十一岁张中和先生的亲笔信。信不长,照录如下:“侯宇燕先生,你好!2015年11月12日《北京晚报》‘人文’栏载有大作《忽惊此日仍为客》,其中有‘张中和之《扫花》’,应为‘张宗和’。宗和是充和的大弟,小充和一岁。清华历史系毕业,精昆曲,擅吹笛。本人张中和,是充和嫡堂弟,小充和11岁。本人系清华土木系1949年毕业。我父亲和张吉友(张充和、宗和之父——笔者注)是同父异母亲兄弟,吉友由五房抱给大房,所以不是沈龙朱的亲舅,但也算是亲舅。一笑。敬礼。张中和上。”接到信后,我立刻查阅了《梅贻琦日记》。白纸黑字,确为“张中和”无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推想,这既非是出版社编辑的错,甚至也不是梅校长的错。梅校长是天津人,对平、卷舌音,应分得很清。唯一的原因,大约由于抗战时期,梅校长身在昆明,他收听的电台,不是重庆的,就是昆明本地的,而电台报幕员,则十有八九是南方本地人,对中、宗二字极易混淆。咬字稍不清,就会造成误会,令梅先生将“张宗和”听成了“张中和”!于是,我马上转告《梅贻琦日记》的编辑,请他在重版时修正这个“美丽的误会”,又复信张中和先生报告此事处理经过。看得出老先生很满意,主动与我通话约十分钟。我粗略了解到,张中和先生曾任北京市政工程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为北京给排水工程、地下铁修建都作出过贡献。他本应于1946年毕业于清华土木系,因战乱耽搁了三年,一毕业就赶上了新中国的大规模工业建设。但因有“历史问题”,被“控制使用”,一生未尽才。神秘的电话仿佛冥冥中总有一条线,继续连着我和梅先生听曲这件事。去年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原来汪曾祺早在1996年发表的《晚翠园曲会》一文中就写过张宗和了,而且不仅是张宗和,还有他的姐姐张充和,甚至梅校长从电台里听到的《游园》演唱者、联大女教授崔之兰,也都出现在汪先生笔下。崔之兰,梅贻琦先生记忆中的第三个拍曲人,是晚翠园曲社做“同期”(唱昆爱好者约期集会唱曲,叫做同期)的必到之客:“崔之兰先生是联大为数不多的女教授之一,多年来研究蝌蚪的尾巴,运动中因此被斗,资料标本均被毁尽。崔先生几乎每次都唱《西楼记》。”忽想起16年前,我编辑《永远的清华园——清华子弟眼中的父辈》时,曾接到一位张姓男子的电话。他说,钱端升先生之子钱仲兴将征集回忆老清华父辈文章,他是该写写了。但不是写父亲,而是写母亲——崔之兰。我未来得及问,崔教授是哪个领域的专家?后来就没了下文。这个神秘的电话一直埋在我心里。直到多年后读了《梅贻琦日记》,才知崔之兰先生还雅擅拍曲;直至读了《晚翠园曲会》,又进一步得知崔之兰还是生物系教授!看来,人生里总会埋伏着一些饶有深意的包袱,不用着急,到时候就会一一打开,给你带来惊喜和思索。云飞君的真实身份而梅先生不知晓,日记整理者也不知清楚其真实名姓的,是在电台第一个出来演唱《刺虎》的“云飞君”,我一度认为,在汪曾祺先生笔下,云南大学西北角栽种了很多枇杷树的美丽的“晚翠园”——这个昆明拍曲人必到的小圈子里,也能找到蛛丝马迹!汪先生这样写:“许宝騄先生是数论专家,但是曲子唱得很好。俞平伯先生的夫人许宝驯就是许先生的姐姐。许先生听过我唱的一支曲子,跟我们的系主任罗常培(莘田)(著名语言学家,即梅校长从电台听到的第二个节目《弹词》的演唱者——笔者注)说,他想教我一出‘刺虎’。我按时候去了,没有说多少话,就拍起曲子来: ‘银台上晃晃的凤烛墩,金猊内袅袅的香烟喷……’ 许先生的曲子唱得很大方,‘刺虎’完全是正旦唱法。”从汪先生文章,似乎可以得出一个并不武断的结论:昆明知识界的昆曲爱好者,大都是晚翠园“同期”中人。那么这个“云飞君”,是否即数论专家许宝騄先生呢?3月中旬,我忽收到清华大学校史馆副馆长金富军博士的一则短信。他告诉我,《抗战中的昆明广播电台与西南联大》的作者戴美政先生在看到校史馆转载的拙文后,说:“梅日记中所记‘云飞君’,为昆明平剧(京剧)名票,应属中央机器厂职工进益会成员,该会多次应邀到昆明广播电台播出平剧。笔者《抗战中的昆明广播电台与西南联大》中曾提到此君。”到此为止,这桩有趣的、带着民国草木清香的小公案,终于彻底水落石出了。唯一遗憾者,只是不知云飞君的真实姓名罢了。张宗和的结局至于四个人中最后出场的那位唱《扫花》的真身——张中和老先生信中“精昆曲,擅吹笛”的张宗和,汪曾祺不但细笔详写其人其曲,更写到乱世里他遭逢的乱离,以及悲凉的结局:“给大家吹笛子的是张宗和,几乎所有人唱的时候笛子都由他包了。夫人孙凤竹也善唱曲,唱得很宛转。张宗和温文尔雅,孙凤竹风致楚楚,有时在晚翠园(他们就住在晚翠园一角)并肩散步,让人想起‘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惊梦》)。张宗和后调往贵州大学,教中国通史。孙凤竹死于病。不久,听说宗和也在贵阳病殁。他们岁数都不大,宗和只三十左右。”终于“找到”了张宗和,却让人一声叹息!(按:汪先生此处记忆不确。张宗和去世于1977年。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为纪念亡妻孙凤竹,张宗和写了一本小册子《秋灯忆语》。)对梅先生笔下四位拍曲人的追寻过程,我有一个极深的感受:从民国时代以至新中国成立后十几年,人们对戏曲是那样的痴迷。这当与社会文化的大环境以及家庭成员内部的影响有着密切关系。晚翠园同期上数论专家许宝騄唱正旦,唱得那样“擞”,而他的姐姐许宝驯、姐夫俞平伯,在清华大学迎新会上合演的《活捉》,几十年后也成为著名学者赵俪生《篱槿堂自叙》笔下的回忆。汪曾祺则在高邮读中学时就唱上青衣了。这里既有雅擅拍曲的父亲的影响,也是当时学校的大风气。黄裳先生上世纪30年代读南开中学时,常常溜出学校听京戏,半夜再翻墙头回校。梅兰芳先生到南开演出,他埋伏在后台,等张伯苓校长引梅先生进了礼堂,就突然跑出来请他签名。后来,这种对戏曲的痴迷酝酿成熟,开花结果,到了必须采摘的时候了。许多出身殷实家庭的子弟,因了从小在这种热爱戏曲的环境里耳濡目染,毅然走上专业戏曲工作者的道路。如参加总政京剧团的王晓棠,从小就在家里学了很多出京戏、昆曲,后来还把戏曲用在了自编自导的电影配乐里;刚刚去世的程派传人李世济,原是上海的娇小姐、大学生,她一生的琴师、生活伴侣唐在炘,则是贵族学校圣约翰的高才生……而梅先生日记里这几位抗战时期大后方的拍曲人,也都是知识分子。或声名不著、身后寂寞,或后来成为著名社会人士,但当年他们安贫乐道、恬淡冲和、自得其乐的文化生活,勾勒出的却是一整幅大后方知识分子的精神画卷。(文 侯宇燕)

造车就像搭积木 平台到底是个啥?-搜狐汽车

造车就像搭积木 平台到底是个啥?-搜狐汽车   [搜狐汽车 远光灯]近些年来,远光君觉得汽车圈有一个词越来越火,这个词就是出镜率极高的”平台”。现在一说到某款新车,八九不离十就会说到,该款车是基于XX平台而打造的,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这种想法:“总说平台,这平台到底是个啥玩意?”今天,就让远光君给大家科普一下平台到底是什么。   要聊到平台还得从汽车生产方式的转变来开聊,最初的时候,所有的汽车都是基于纯手工来打造的,这导致了产能不足成本居高不下,正因为这样,那时候的汽车真的是只有“高富帅”才能玩得起。直到福特公司生产T型车时创造性地开发出了“流水线”这种生产方式大幅降低了生产周期和成本,这才让汽车的价格可以被平民百姓所接受。   最早的“平台”是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当时一款车型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也导致了传统的生产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产品所需的竞争力,这时候“平台化”就应运而生了。笼统意义上来说,我们可以把有相似的底盘、车身结构以及生产工艺的车型研发模板归类为一个“平台”。但并不是采用同一平台的车型就一定有相同的底盘。 大众速腾与大众开迪都来自PQ35平台,但风格迥异   平台概念诞生初期,同平台车型确实会使用相同的底盘,但随着用户多样化的需求以及汽车技术的进步,汽车平台的概念也在发生着改变。使用相同的“平台”并不意味着最终车的底盘、车身结构就一定相同,而是每一个架构上的零件都有相应的设计自由度,工程师可以根据车的不同定位,在同一个平台上通过不同的零部件模块组合,设计出更多不同特性、不同档次的车型。   近些年随着用户需求的多样化,传统的汽车平台面对市场开始显得乏力,这时“模块化平台”就应运而生了。 “模块化”是将汽车的各个子系统以“模块”的形式进行标准化设计和生产,最后再根据不同车型的定位进行“组装”。传统汽车装配采用的是零件逐一叠加的方式,因此工位较多、装配线较长、装配效率较低。“模块化”将同一个功能系统或者区域的零部件装配成模块,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按功能系统以模块化形式供货,汽车以模块化部件为基本件进行总装配。模块化平台的出现让以更低的成本生产更高品质的汽车成为了可能。   但是世界上并没有完美的事物,说了半天平台化的优点,现在也得来聊聊平台化有啥缺点:首先是会对单个车型的重视程度降低。随着市场规模的逐步扩大,汽车制造商便将不同年龄段、不同级别的车型放在同一平台上进行管理,针对多款车型做调校,最终实现了成本控制最大化。因此,对单款车型的重视程度降低,所有车型都开始趋同。   第二个缺点也是一个很可怕的缺点就是:缺陷规模会越来越大。将越来越多的车型放在同一平台上,一旦产生设计缺陷,影响面就可能波及到这个平台涵盖的所有车型。面对如此巨大的质量问题,车企极有可能会通过隐瞒和消极的方式对待问题。丰田、大众和通用都曾因设计缺陷而召回过数百万辆甚至上千万辆的汽车,这都是因为平台化的设计缺陷而引发的。平台化在降低成本、缩短开发周期的同时,其实也将更多的风险集中了起来,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更加难掌控,因此这些问题一旦出现就容易让车企伤筋动骨。   下面我们跟大家来聊一聊目前一些主流的平台,首先聊到的是大众MQB平台(ModularQuerbaukasten),出自该平台上的产品目前有第七代大众高尔夫、第三代奥迪A3、第三代奥迪TT、第三代斯柯达明锐、第三代西雅特Leon。   MQB平台取代了原本的PQ25、PQ35和PQ46平台。该模块化平台将在大众、奥迪、斯柯达和西雅特这4个品牌中得到极为广泛的应用,并生产从A00、A0、A到B四个级别的车型。 全新雅力士谍照(图片来源:motor1)   介绍完大众的MQB平台,我们再来看一下丰田的TGNA平台(Toyota New GlobalArchitecture),2012年启动的TNGA模块化平台目前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下一代雅力士、普锐斯、卡罗拉、凯美瑞、RAV4乃至普瑞维亚等车型都被囊括在该平台内。   丰田新全球架构TGNA是丰田中长期计划的重要一环,它更像是一个大的平台框架,在TGNA框架下,丰田将开发三个细分底盘平台:B(小型车)、C(中型车)和K(发动机前置前轮驱动中大型车)。未来采用上述三种平台打造的车型将占到丰田总产量的50%。   其实平台的共用并不局限于同品牌旗下的不同车型,这在大众的MQB平台就有着很好的体现,但是在不同厂商间采用相同的平台就比较少见了,这让不同厂商之间的合作开发成为了可能,进一步降低了开发的成本。福特、马自达、沃尔沃三家共同开发的C1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另类”。福克斯、马自达3、沃尔沃S40、路虎神行者等几十款车型都出自C1平台,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你觉得出自同一平台的车型应该有着相同的性格就大错特错了,举个例子,奥迪TT与大众高尔夫都出自大众的MQB平台,但品牌的不同定位,让它俩在焊接工艺、钢板强度、底盘调校、内饰模具的精细度以及用料等诸多方面存在很大差距,这也造就了它们性格上的迥异。   远光君说了这么多相信大家对于平台应该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其实平台仅仅是一个概念,它并不具备特别明确的指向性,它只是厂家在不降低甚至提高品质的前提下还能降低成本的产物。最初的“平台”化理念的出现,可以有效缩短汽车研发周期,节省生产成本,同时对于消费者来说,也降低汽车的购买门槛,使汽车得以迅速普及。不过随着汽车市场不断细分化以及个性化的需要,汽车平台化生产也开始向模块化生产转变。全新的模块化平台,将进一步降低研发周期和风险,成为未来汽车生产发展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