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总部躺讨债人]_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供应商 员工:很正常-儿童网游暗藏色魔



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现场循环播放“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记者询问得知,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共有19家。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

当天下午,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

供应商代表:“这次一定要拿到钱”

在乐视大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化名)。阿文称,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在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作为一家小公司,能接到乐视的订单,我们当然非常激动,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阿文说。

按照当时的协议,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不过,记者了解到,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阿文说,在签订协议后,乐视移动对“质量和速度”要求较高,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

阿文表示,“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达到8000K(色温)。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

阿文说:“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

到了去年11月,这家供应商和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阿文表示,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直到去年底的时候,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在来京要债之前,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由于被乐视拖欠款项,不少供应商自身也面临被讨债的尴尬境地。现场另一位供应商代表向记者感叹道:“没拿到钱,我也不敢回去啊。”

“我这边相比其他供应商会好一些,债主主要也是到公司去要账,但有些供应商的债主都到他们家里去要账了。”阿文表示,对于他们这类小企业来说,虽然日常经营成本不算高,但是300多万的债务压力简直就是关乎命运。

“这次讨债一是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也在浙江跟我们讨债,压力很大,所以过来这边找乐视要债。二是因为看到乐视目前的状况堪忧。”阿文说,这已经是他们第8次过来要债了。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目前也还在预期之内。

据了解,截至昨日,阿文这批供应商此次已经在北京要债近一个月,25号之前以交涉为主,之后才来到乐视大厦讨债。“最近酒店的住宿费还涨了,目前都要300多/天。”到目前为止,阿文除了其他费用,住宿费用已花费了六七千。

在阿文看来,目前他们主要是以一种“在合法的情况下不采取法律途径”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拿到钱的决心过来!”阿文表示。

乐视员工:很正常,对自己没影响

5日下午,乐视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乐视大厦一楼的所有店建供应商已经跟乐视方面达成协议,形成了付款计划。目前乐视正在按照计划执行,且店建供应商已经如约收到了相应款项。

但阿文表示,当日下午和乐视官方就还款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乐视提出的方案是分期付款,由于分期时间较长,同时协议方案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讨债者并没有同意沟通协议内容,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进行沟通。

阿文告诉记者,来了这么多天,没有见到过贾跃亭本人。

讨债过程中保持克制,一直采用静躺和扩音喇叭喊话方式,并没有发生过激行为,在此之前也和乐视其他高层有过沟通,不过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

阿文透露,由于公司从事业务都和乐视店建、手机广告制作等相关,作为乐视之前合作伙伴也有接触,这次集体讨债完全由19家供应商自发而来,希望通过集合的力量得到乐视的正面回应。“我们有个微信群,之前也有两家供应商由于坚持不了,退出了队伍”。

在乐视一楼大厅这些供应商所躺的毛毯上,记者也发现了已经食用一部分的清咽片等药品。

乐视大厦一楼中信银行营业人员告诉记者,一般上午九点这些乐视供货商会集合到乐视一楼大厅,到下午6点他们下班的时候,这些人也还没有散去。记者现场发现,由于现场喇叭声音太大,一名穿行的大楼工作人员双手捂起了耳朵。

在乐视大厦外,记者遇到两名乐视员工,她们对公司的资金问题看得很淡,觉得很正常。她们说乐视自去年债务危机以来,来讨债的人很多,员工觉得很正常,因为对他们员工没啥影响。她们说一家公司如果陷入危机,就一定不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这种事情肯定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记者还发现,乐视大厦一楼的乐视生态旗舰店围起了隔离带,已经大门紧闭,不对外开放。透过玻璃窗,记者可以看到一辆乐视电动汽车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车身已经落下了些许灰尘。相关的主题文章:

[辽宁舰返青岛军港]_辽宁舰完成训练返青岛军港-郭文贵海航爆料

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顺利完成预定科研试验和训练科目,7月3日返航停靠青岛某军港。在这次为期25天的航行中,我国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员通过了航母资格认证,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具备自主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能力的国家。

辽宁舰自6月9日出海以来,组织歼-15舰载战斗机完成了多人、多架次舰上连续起降训练,成功进行了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驻舰飞行训练和首次短距滑跃起飞。

辽宁舰海上试验和训练期间,海军精心组织歼-15舰载战斗机飞行指挥与保障作业流程演练、飞行员着舰技术恢复性训练,扎实打牢舰上飞行基础,随后集中进行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驻舰飞行训练,在母舰开展转运作业、机务保障、油水气电保障、飞行讲评等工作,驻舰期间多名飞行员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进行了多架次舰上飞行训练,舰载战斗机飞行指挥与保障作业流程得到全面验证,人、机、舰运转顺利,母舰平台和舰载机实现深度融合,表明辽宁舰已经具备了搭载舰载战斗机的能力,为航母完成后续训练等任务奠定了基础。

歼-15舰载战斗机舰上105米短距滑跃起飞是这次试验和训练的一项重大突破。6月29日,在陆地无法进行短距滑跃起飞模拟训练的情况下,飞行员克服心理压力,按照相关技术要求,科学把握入板速度,准确控制飞机姿态,所有飞行员短距滑跃起飞均一次成功,使辽宁舰多个起飞位放飞舰载战斗机的能力得到验证。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员航母资格认证考核,是这次试验和训练的重要目标任务。海军会同相关工业部门精心组织了歼-15舰载战斗机陆基起降、触舰复飞、阻拦着舰、滑跃起飞等数十个架次飞行科目考核,飞行员操纵熟练、技术精湛,着舰指挥员指挥用语规范、情况处置正确,经飞行数据考核和专家组评估,我国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员成功通过航母资格认证。

7月1日,航母试验试航指挥部在辽宁舰飞行甲板,向5名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员颁发了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

航母试验试航总指挥、海军副司令员张永义表示,完成首次驻舰飞行、首次短距起飞和飞行员、着舰指挥员航母资格认证,表明经过前期逐步摸索和严格训练,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舰载战斗机舰上起降技术,探索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道路,成功构建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训练体系。相关的主题文章:

[手镯事件成功和解]_手镯事件成功和解,经得起“五问”吗?-司机侮辱中国游客

记者从云南省瑞丽宝玉石协会获悉,经过协商摔断售价30万元(人名币,下同)后晕倒的游客费女士与商家于17日达成赔偿协议,最终以17万的价格进行赔偿,费女士承担70%责任,商家承担30%责任。(7月19日中新网)



  试戴30万玉镯不小心摔断,成功和解后费女士承担70%责任,是否公平,不妨看看这是否经得起“五问”。 首先,该店家是否做到了明码标价?从报道上看,费女士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试戴的玉镯售价为30万元,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不会去试戴,或者会小心翼翼地试戴。然而,现实是费女士“左手夹着包,右手夹着雨伞”地试戴。显然,费女士确实不知该玉镯的真实价格。可见,该店家或没有做到明码标价,或明码标价后没有在“显著位置”让消费者知晓。这显然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的相关规定不符,没有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该店家要对其负责。




  其次,该店家是否存在“商业碰瓷”?报道说,事发时,店员在给一批手镯换包装,“手镯就放在柜台上,该女子走过时把一只手镯戴到手上试”。须知,这么贵重的东西随便放在柜台上,属于放置不当;且手镯属于易碎品,却没有采取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属于保管不当。在“两不当”的前提下,让费女士伸手就能试戴,导致玉镯被摔断,这容易让人感觉该店家是在诱导消费者上当,若果真如此,这跟社会上“碰瓷”没啥两样;如果说有,那就是典型的“商业碰瓷”。 第三,该店家是否未履行告知义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经营者有告知的义务,保障消费者公平消费。按理说,在费女士试戴玉镯时,店员理应提醒该玉镯是易碎品,要小心试戴,并提供正确的试戴方法,同时提供试戴的安全场所,确保玉镯的安全。可现实中店员并没有做到这些,该店家理应为自己未履行告知义务而承担部分责任。


  第四,该店家是否“狮子大开口”?当地瑞丽市宝玉石协会评估专业委员会评估该玉镯市场价值人民币18万元,如果由第三方评估,该玉镯市价可能要低些。特别是18万元的玉镯估价却要喊出售价30万元,是否存在“虚假标价”,“狮子大开口”?从而导致索赔也是“天价索赔”呢?毕竟,曾有报道说,平顶山市民李某在试戴一标价为40万的翡翠手镯过程中,不慎将手镯滑落打碎摔成4段,法院判决李某赔偿原告16800元。40万元手镯赔16800元。而今,费女士要承担70%责任,如果按照17万元赔偿,费女士的赔偿超过了10万元,这是不是“天价索赔”呢?这也值得考量。

 
  第五,厦门女店员不幸将价值1000多万元的玉镯摔成两截,金店老板考虑女店员无力赔偿,大度地不要求店员赔偿。而今,报道说费女士是低保户,按照一般情况讲,无力给予10万元以上的赔偿,为什么该店家不学学金店老板宽宏大量,减免赔偿金呢?难道非要把人逼上“绝路”不成?何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该店家给予费女士精神赔偿呢。  相关的主题文章:

[舒淇正面否认婚变]_舒淇首度正面否认婚变,顺便脱外套澄清没怀孕-袁立晒生活照

舒淇

  舒淇

  艺人舒淇去年9月跟港星冯德伦闪婚,近日却被香港媒体谣传婚变,当时面对媒体的追问,气得不想响应。昨天舒淇出席第19届台北电影奖颁奖典礼,首度在婚变传闻后接受媒体访问,被问及此事,她开完笑假装转身说:“我要走了喔!”,接着霸气回“都已经说过啦!”正面否认婚变说。而舒淇日前被过敏症状所苦,她表示最近有比较好了,只剩下手和脚还有一些过敏,而被问及究竟有没有怀孕,她也笑回:“没啦!”,接着把红色长外套打开,让媒体检验。

相关的主题文章:

[合照特朗普站边缘]_G20峰会大合照现场 特朗普站边缘位置-日本女防相自夸

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德国汉堡拉开帷幕,一众与会领袖拍摄本届峰会第一幅大合照时,美国总统特朗普被安排在前排几乎最角落的位置。

G20峰会大合照现场 特朗普站边缘位置(图)

G20峰会大合照现场 特朗普站边缘位置(图)

据悉,峰会现场,各国就特朗普与其他西方国家对《巴黎气候协定》的观点分歧,其余18国和欧盟领袖在气候政策讨论上,已忽略特朗普对全球变暖所持的怀疑态度,表明会联同美国以外的成员国谨守该“不容取消的”协定。

G20峰会大合照现场 特朗普站边缘位置(图)

图为大合照现场。

G20峰会大合照现场 特朗普站边缘位置(图)

图为大合照现场

相关的主题文章: